• 注册
  • 动漫交流 动漫交流 关注:1 内容:2308

    监督骂战 望月智充VS山本宽 从枕营业话题扯开去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动漫交流
    • 链接

      最近两位动画导演望月智充(听到涛声、江户盗贼团五叶)与山本宽在网上对骂。事件起因是望月智充对最近日本电影业界女性从业者告发男性导演(榊英雄、园子温)性侵害的新闻发表了看法,他在博客首先指责了“yamakan氏”(“山本宽监督”的简称)对该事件发表的让人觉得这人脑子有问题的推特:“别说主演了,谁都出不了手,归根到底这就是动画导演的可悲(;;)。”

      然后望月又聊到个人经历,他说有一次和一位主打实拍电影、电视剧领域的女性剧本家在酒会上聊天,那位剧本家说实拍影视的世界女演员进行所谓枕营业的现象是蔚然成风的,然后反问望月是不是声优事务所也有类似的事情。望月表示那样的事情一次都没有,最大的原因是动画这边的导演没有可以一个人决定主演声优的权限,虽然可以叫自己在意的声优来试音,或在试音过程中极力推荐适合的人。另一个理由是每个声优的等级都是固定的,新人的话无论如何全身投入赢得主角的指名,但只要是三十分钟的电视动画,片酬就一集 1 万 5000 日元,也不能保障之后继续有工作。(大多数普通人不知道的事,同一个等级的动画声优无论是配主角还是路人,片酬都是一样的。相对的,如果是无等级的大咖,即使只有一句台词也会拿到比新人多几倍的片酬。)

      因此,望月觉得要是把这个现状告诉那位女性剧本家的话,大概会惊讶和实拍影视业界的巨大差异,从这个意义上说,“yamakan氏”那个推特也没什么错。当时,望月的制作人还在旁边补了一句:“导演什么的,只要能在庆功宴上和扮演女主角的谁谁谁一一起拍下照就很开心了。”望月觉得也确实有点可悲。只不过望月也说自己不太了解一般演员出演动画电影的情况,所以不敢以一概全。

      结果山本看到了这篇博文非常不爽,清算起了两位最后一次合作的不愉快的事情。这是在望月 14 年前导演的电视动画《波菲的漫长旅程》的事情,那时候山本画的分镜被望月全修。山本借此事件阴阳怪气望月在以老害的身份炒作,并且说道当时还和《波菲的漫长旅程》的制作公司“日本动画公司”抗议“不要出现自己的名字”,当时的制作主任也和自己非常有共鸣,不久之后也跟着辞职了。他觉得看来望月最近也被业界嫌弃了。然后山本又指责望月明明和自己不熟却叫自己“yamakan”,没有礼貌,自己都不敢管宫崎大神叫“payao”(宫崎骏的昵称),不愧是早稻田大学出身的**老人,顺便还地图炮了一波早稻田出身的**很多。

      接着山本继续补充道,当时的制作主任也发了很多牢骚,据说当时望月表现得像专制君主,工作室也控制不住他,把 staff 当做下级者看待,他这篇博文处处散发着这种性格。给山本介绍这份工作的 H 某公司的制作人也特此为自己表示歉意,并表示这事太惨了。为了  H 某公司的制作人的颜面自己至今都没说半句话,没想到当事人自己反倒装模作样起来了,这个业界真是没救了。山本把自己刚刚说的事总结成一条推,并留下了一句话:“丑话说在前头,这可不是我说的。”

      过了一天后,望月终于反应过来了,这次他不再称呼“yamakan氏”而是“山本先生”(山本さん)。他说他没看懂山本那句“丑话说在前头,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啥意思,到底那句是山本说的哪句不是,搞懂之前他再回答山本的问题。

      山本看了表示除此之外还想让我解释啥,又有啥冒犯着您了呢?还有,称呼从“yamakan氏”一下子变成“山本先生”是反省过了吗?恁佬已经是大佬了,还请注意不要出丑哦(笑)。然后他又发了一条推阴阳怪气道,半桶水的动画师画的分镜(特别是导演修正过的)就喜欢散发着这样的傲慢:“这是老子画的东西所以你们应该能懂吧!啊?”但他到底画了个啥名堂完全搞不懂。

      又过了一天后,望月才正面回应:“这次得到您的关注让我非常痛心,很遗憾我没能获得之前那条推特的回应。因为你要我不要叫你‘yamakan氏’,所以换了非常普通的山本先生的叫法,这是出丑吗?反倒是我被山本先生叫‘老害’‘御仁’‘早稻田出身的**老人’,但我的名字一次都没被叫过,非常寂寞。

      “关于分镜全修正的事情,因为那是导演本身的业务一部分,这是理所当然的行为。可能会冒犯了您,但没办法。这次写的那个玩意(指博文),只是单纯的抱怨真不好意思。比起这个,我完全想不到 H 某公司的制作人能因为啥才会去向山本先生道歉。

      “当时我坐在制作主任开的车的副驾驶位,那次他出了交通事故。结果下一次和他同车的时候,他又和前方车辆开得异常接近,并且还反复急刹车,我曾经相当激烈地对他怒吼:‘这很危险的啊!’对他来说我大概是专制君主吧,之后他就辞退了我的班子了。

      “哎呀,像这样说明的话可以说很多,但因为都是以前的事情,被认为只是借口也没办法。但山本先生是一个全方位相信制作主任抱怨的体贴的人,所以我想也一定会相信我说的话吧。今后若有机会的话请多关照。”

      之后他又翻到了山本阴阳怪气自己导演的《听到涛声》是吉卜力的黑历史,还说当时还大吵了一架,他补充说,山本说的“黑历史”和“大吵了一架”作为当事人完全不知道,现在也和铃木敏夫先生、高桥望制作人保持良好关系,如果可以的话请山本告诉他那件“争吵”的事情的话,那可太好了。

      山本回应说,自己的基本方针是对尊敬的人怀有敬意,对无礼之人以无礼相待,请谅解。修改分镜这件事事到如今也没啥好说的,但是特地挖掘过去的事,仅仅用“抱怨”来一笔带过“烦人”等恶意用语是不是有点太勉强了?我只觉得你博客的标题(这样那样的日本语研究室)就像什么笑话一样(笑)。对你来说也就只有这种程度的记忆了吧,也就是说你对自己的行为完全没有自觉,可以说是迟钝了吧。制作主任那边可是对我说“我已经干不下去了”了。 H 公司的制作人听我说了你的品行和现场惨状,跟我说“很抱歉把你带到这样的现场”,我觉得一般人都会这么理解的吧?恁连这种事也想象不到吗?恁真是彻头彻尾的迟钝啊,到了现在也完全没有任何想象力。

      山本还说当时自己画的别的作品的分镜(《青春CUP》《钢炼》《魔笛》)几乎原封不动通过了,所以对“他”的修正感到很生气。自己做导演的时候,别人的分镜他只做最低程度必要的修改(比如镜头语法错误之类),会尊重别人的基调。因此他觉得,全修的自以为了不起的导演,那不如一开始就由你来画得了,而望月觉得自己什么都是对的,专制君主的态度就很明显了。

      之后的骂战完全围绕着对方日本语文不行,互相以文人之姿态阴阳怪气对方,甚至追溯起“貴様”的语源之类的,就不转述了。由于各执一词,当时那个制作现场啥情况也不太懂,大家吃个瓜看个乐呵就好。

      监督骂战 望月智充VS山本宽 从枕营业话题扯开去

      监督骂战 望月智充VS山本宽 从枕营业话题扯开去

      监督骂战 望月智充VS山本宽 从枕营业话题扯开去

      监督骂战 望月智充VS山本宽 从枕营业话题扯开去

      监督骂战 望月智充VS山本宽 从枕营业话题扯开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